塞外菇凉

生死不会将我们分离//女神的礼物

cp埃格贝尔特×杰西卡(帝国线)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虚构脑补警告⚠

正文:

    当一切尘埃落定,埃格贝尔特将黑龙魔导师之名传给海恩,便退隐于朝堂之后了。

…………

    “哈哈哈当然可以,不过你怎么突然想去乡镇了?”当埃格贝尔特提出离开的时候,皇帝如是说道。

    “为了帝国从战争的余波中快速复兴,必须要实地调查民情,才能做出具有针对性的决策。”

    “哦?这么说的话确实如此啊……”皇帝哈哈一笑,对于他另外的目的故作不知,只说道,“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等你调查好,随时可以回来。”

…………

    当埃格贝尔特重新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听着街道上小孩嬉戏打闹的声音,小贩叫卖的声音,空气中依然混合着热腾腾的饽饽的味道和阴暗的霉味儿味道,似乎十数年也没有改变这个小镇分毫。

    穿梭时空般的感觉让他有一瞬间茫然,但是他很快稳定了心情,甚至一瞬间想到——时空穿梭的魔法是否也需要某个契机才能触发呢?

    穿过几个小巷,在一扇粘着些许蛛网的木门前,埃格贝尔特顿了一下脚步,然后随着一声冗长糙砺的声音,他推开了门。

    “咳……咳咳咳……咳咳……”

    扑面而来的灰尘,让埃格贝尔特不由咳嗽起来,但他并没有就此离开屋子,反而走了进去,又咳了半晌。

    待他喘过气来,竟去水池打了桶水,慢慢收拾起屋子来。

    他看到小镇是上午早饭后,然后收拾完却是将近黄昏了。埃格贝尔特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干粮袋,起身趁着小贩收拾铺子还没离开的功夫,又买了些干粮和粥水。

    “老爷子要注意休息啊,看您脸色好像不太好。”

    “呵呵呵……劳烦关心了……”埃格贝尔特付了账便离开了。

    “您慢走。”

    随意吃了些东西,埃格贝尔特却并没有去睡觉的打算。

    有一本书,是书架中他唯一没有读过的。

    在他十三四岁的时候,杰西卡曾经阻止他阅读,而他后来走上帝国的道路,更没有机会来看了。

    他翻开这本陈旧的皮书,看皮质年代似乎有百年历史,然而开篇便是他熟悉的娟秀而坚定的笔迹。

    “转生之术……吗……”埃格贝尔特喃喃道。

…………

    埃格贝尔特花了三个月便研读完这本杰西卡的笔记本,其中记录着的不仅有魔法领域的转生和识别之术,还有一些地方的地理志。

    这样一本书居然留在这里,想必最后她也是抱着死志去阻止帝国军,或者正如她所说:“如果人类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战胜黑暗,那我作为女神的代言人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吧……”

    埃格贝尔特想要如往常一样嘲讽地冷笑一声,却发现嗓子仿佛堵住了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

    已经死去的杰西卡不可能使用转生之术了。

    这一点过于明确,埃格贝尔特除了长久的沉默,什么反应也做不出,也不想做出。

    “吱嘎——”

    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埃格贝尔特有些不快地从书房出来,看向来者。

    “诶!埃格贝尔特大人!”

    原来是两任黑龙魔导师的副手,埃格贝尔特很快想到应该是海恩自己抽不开身,便派了人来。

    “哼嗯……”

    “那个……海恩大人派我来照看恩师的旧址……”

    “你回去吧,就告诉他,我埃格贝尔特在这里就够了。”

    “呃…是!”

    赶走了乱七八糟的人,埃格贝尔特称不上心情舒畅地回到书房,拿起了放在书桌上刚刚才找到的占卜球。

    占卜球晶莹而透亮,并没有显示任何信息。

    埃格贝尔特坐在窗前的木椅,拿着占卜球的手微微抬起。

    阳光的照射下,占卜球发出柔和的光亮。埃格贝尔特把目光放在这光亮上,似乎在沉思,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

——————

    有一个厉害的魔法师在这小镇退隐了这件事很快传开了,埃格贝尔特也收了两个颇有天赋的见习门徒。

    “说起来,”不安分的皮埃尔晃着腿,脑袋突然从书上抬起来,“隔壁家露西婶婶家的小孩好像不是亲生的,而是在一个废旧的屋子里捡到的呢!”

    “不要在背后说别人家坏话啦,笨蛋!”妮露目光紧紧粘在书上,右手却准确地拍到了皮埃尔的脑袋。

    “什么嘛,这才不算坏话呢!”

    “你们两个……”正写着心得的埃格贝尔特不得不抬起头来。

    两个门徒见状立刻把脑袋埋到了书里,安静如鸡。

    “……”

——————

    虽然有这样的预感,但是当他随身携带的占卜球真的发出指示的时候,埃格贝尔特不由愣住了。

    阅人无数敏锐著称的埃格贝尔特很快发现一个故作平静的妇人蹲着整理一个小女孩的衣襟。

    各种疑问都在他心中环绕,但是这个小女孩毫无疑问是杰西卡的转世。

    埃格贝尔特向她走去。

    “你有什么事吗?”警觉的露西很快把小女孩藏到身后。

    “我看她很有魔法的天赋,如果她愿意,可以来我这里重新学习魔法。”

    “不行!”露西毫不客气。

    “什么?魔法!我要学!”小女孩却从露西的身后钻了出来,亮晶晶的眼睛看向埃格贝尔特,“我也可以学会厉害的魔法吗?”

    “呵呵……当然可以……”因为你本来就是天生的魔法师啊……“你叫什么名字?”

    “露易丝,”她高兴地回道,“我叫露易丝!”

——————

露希莉斯永远会为自己认可的英雄创造未来的可能性。

——————

~the end~

帐内青梅帐外竹马(Lyatt)

前言预警:⚠ooc警告⚠背景虚构警告⚠原创人物警告⚠BG向警告⚠小学生文笔警告⚠

下面正文w:

        利亚特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相别数年的青梅,还把她带回了营地。
        坦白说,如果可以,利亚特更想把这麻烦的青梅丢到随便帝国里那个角落,总好过在这战争的前线。然而那家伙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和光辉一群人混在一起……这也就罢了,怎么还在交战的时候傻傻地跳进了他们自己人的陷阱……
        现在把她安置在营中,又何尝不是一种监视呢?
        想到这里,利亚特不由在内心叹了一大口气。
        “利亚特。”
        “在,利昂大人。”
        “你看,”利昂说着,指尖点了点桌上的地图,“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向西北方向,这里有一座县城,记得吗?”
        “记得,我们不到两个月前在这里镇压了一场暴动,并且在这里,”利亚特伸手指向县城依傍的山脉的另一侧,犹疑了一下,说道,“……端了一个魔族据点。”
        “不必顾虑,”利昂见状笑了笑,继而又神色一肃,“虽然我们帝国和魔族有合作关系,但是帝国领地、领地的居民都是不可侵犯的。”
        “是的,利昂大人!”
        正在利亚特思考利昂大人突发此言的用意时,他说道:“这里刚刚才镇压了魔族,现在由帝国接管,这边边境也趋于稳定,如果令妹暂时没有更好的去处,不如把她送到这里……当然,这还要看她本人和你的意思。”
      “这……劳烦您挂心了!”利亚特正了正颜色,说道,“那我抽空和她商讨一下。”
      “就现在吧,”利昂露出些笑意,“明天早上行军出发,那之前决定就好……虽然这么说,其实也没有剩下多少时间了。”
      利亚特闻言下意识瞥了一眼帐门外,便见天色已经暗沉下来。想到自家的小青梅不知是不是已经快休息了,利亚特也觉得稍早去通知一下为好,遂与利昂告辞,就来到青梅帐前。
      帐内似乎没有点灯的光亮,利亚特愣了愣,一个转身便想四处找人,但旋即又想到她也无处可去,一时间有些摇摆不定。
      渐渐入夜之际,四周扎营的士兵的高谈论阔的声音反而愈加清晰起来。利亚特犹豫片刻,怀着莫名忐忑又或者尴尬的心情,踱步到帐门前,颇有些硬声硬气地唤她的名字。
      “……利亚特?”
      里面传来回应的声音让利亚特松了口气又提了口气。怀着这不己知的心情,利亚特倒是挺利落地在原地背对着帐门坐下了。
      “是我。”利亚特回道,但回答后的一瞬间,他又忽然陷入一种不知该说什么的迷惘,“……你……在军中这段时间不要任性,军中的伙食和作息你要习惯,就算不习惯也不要随意抱怨……”
      “…………嗯……”
      “军队有军队的规矩,本来你在这里是不太合适的……”
      可能是因为帐内的回应声有些飘忽,让利亚特感到有些听不清楚。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皱眉顿了一秒,内心叹口气,又说道:“明天我们启程去县城,大约是三天的行程,你做好心理准备……”
      “……”
      “那个县城现在在帝国的管辖下,比起外面还是比较安全稳定……”
      这下里面是完全没有回应了。正当利亚特思考她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就在帐门的另一侧,很近很近的距离传来她的似乎带有些不可思议的语调的声音:
      “……你就是来和我说这些的?”
      利亚特有些莫名其妙,仔细思考一下前言后语,想了想感觉大约没什么疏漏,便答道:“是的。”
      话声未落,只听见身后帐门忽然被大力掀开发出的“呼——”声,随即而来是撞击厚重金属的闷响和后脑一震。利亚特一个趔趄,差点儿把头盔飞出去。
      “??!!??你做什么?!”
      “叫你早点去休息!晚安吧利亚特!”
      利亚特一手扶着头盔,回身望去,只有重重合上的帐门和余音缭绕的怒吼了。
      啊,对了,还有满脑袋的星星和问号,以及一肚子火。
      “???!!!????——”

波赞鲁×黑暗马修

首先满足了一下娇小的(?)马修被波波裹在披风里的yy;其次yy了一下黑暗马修与波波互攻……(冷静地擦了擦鼻血)

小剧场:

波波:……嗯?(语气玩味)怎么忽然停下了?
马修:(冷漠地转移视线,看向屏幕外的你)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
…………
不说了,我先躺为敬(安详.jpg)

波赞鲁×性转马修(女巫)

画工不够,文字来凑!天上掉下来的就是马修!不接受反驳!!

小剧场:

波赞鲁(内心嘚瑟):哼哼,你以为你能在法师的领域超过我吗?!
马修:(小声嘀咕)飞天扫帚怎么又莫名其妙控制不好……(忽然扫帚一个不稳)哇!!我的帽子!!!
波赞鲁:(哼笑接住)看来你今天又失败了啊。
马修:明明昨天练习的时候还……(忽然消声←_←)
波赞鲁:……啧,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自己学不会还是我的错吗?(内心os:小白兔不好骗了,下次要换个方法……)
马修:……没。(准备再次起飞)
波赞鲁:哼,区区凡骨很努力嘛。看来本王子也要拿出点真本事来了。

于是时隔三个月,马修终于成功学会扫帚飞行=w=

终于为自己产了一次粮!!!TUT

看没有人趁机抱走我家利亚特独占!!!

是你们要的利昂吗_(:з」∠)_

ooc严重警告!!!
画的太丑总之先遮一下……不过我真的不想改了……(安详躺)

在雷丁的兄弟梗中走不出去😂😂

另外我最近是真的有点非……求评论区送点欧气给我TUT

@过水の卷笔刀 借图致歉,今天非常想弄出来这套沙雕表情包然而羁绊次数又用完了2333

祝食用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