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菇凉

在雷丁的兄弟梗中走不出去😂😂

另外我最近是真的有点非……求评论区送点欧气给我TUT

@过水の卷笔刀 借图致歉,今天非常想弄出来这套沙雕表情包然而羁绊次数又用完了2333

祝食用愉快!

当时看到这个人就觉得——卧槽这不就是我心中的楚轩吗?!于是毫不犹豫注册游戏,起名……郑吒(手动滑稽)

雷丁:让我来解决问题吧!和往常一样,站在我身后就可以了!

啊啊啊啊我吹爆!!!!特别放送利亚特羁绊语录×5!!!!!

悄咪咪地回坑_(:з」∠)_

【庆七夕/纪念短文>_<】
【七夕“喵~”】

今天,千鹤收到了来自冲田的包裹。

“会是什么呢~”想到冲田素来不按常理出牌,千鹤对这个包裹的好奇心一下子燃烧起来。

虽然想到冲田曾经给斋藤一个爆炸彩条礼盒,心里有点方方的,不过想到他却没有恶搞过自己……千鹤吸了口气,一个握拳,终于鼓起勇气打开了包裹——

“这是……”千鹤拿出了一对毛茸茸的猫爪样的东西,“……手套?”

【藤堂平助】

此时,大门忽然打开,藤堂穿着十分宽大又奇怪的衣服,胳膊夹着一个起司猫样的大头套走了进来。

“啊~好热!”藤堂一手夹着头套,一手不住地给自己扇风,进门看到千鹤坐在旁边沙发上,便挥手打了声招呼,道,“哟,千鹤,下午好!”

“下午好,平助君。”千鹤闻声急忙站起,却没有把拿着的手套先等下。

“哦?那是什么东西?”藤堂一眼瞄到千鹤手上拿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这便兴冲冲地溜了过去,左右打量起来,“这是什么?毛绒猫爪吗?”

“诶,似乎是的。”千鹤见藤堂眼睛发光地打量着这一对猫爪手套,便把它递了过去,“……你要试试吗?”

“诶?可以吗?”藤堂确认了一下千鹤的意愿,接过了手套戴好,还把起司猫的大头套戴在了脑袋上,“正好现在还穿着起司猫的玩偶服……怎么样?合适吗?”

手套上的猫爪软肉部分用的是粉色,藤堂的起司猫玩偶服却是黑白的,不过所幸黑白色十分百搭,却是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

“嗯!非常合适!”千鹤笑道。

正当藤堂和千鹤相视捧腹的时候,永仓和原田从楼上走了下来。

永仓走在楼梯上,一眼便看到一个冲着自己撅嘴的大脸猫头,定睛一看,才隐隐约约看到猫头下面的栗色的发梢和略显稚嫩的面部弧线。他向原田的方向侧了侧头,低声道:“喂喂,那边难道是千鹤和……平助吗?”

“看样子是的……”原田所见和永仓却相差不多。闻言,原田用有些无奈的声音回道,听到下面两人的笑声,一时间也有些失笑。

一个晃神,永仓已经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只见永仓一掌拍在藤堂肩膀上,直把他拍得一个踉跄,哈哈大笑道:“喂平助,又在捯饬这些软乎乎的东西了!”

“什么叫软乎乎的东西啦!”藤堂甩了甩肩膀,抖开了永仓的魔爪,不满道,“最多就是毛绒玩具啦!!”

“哈哈哈可能这就是少女心吧哈哈哈哈哈!!”

“你闭嘴……”

千鹤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她得承认,穿着玩偶服,戴着猫爪手套的平助君比起平日更加显得无害了。

“说起来……”千鹤忽然说道,“永仓桑要不要也试一试?”

“噗……”刚好走下楼梯到了永仓后面的原田闻言,不由一个喷笑。

“说得对啊!”藤堂恍然瞪大眼睛,立刻就脱下手套准备给永仓套上,不过永仓当然立刻躲开了。

“啊哈哈,我就算了……”永仓向后一退,余光看到一旁的原田,马上伸手拍了拍原田的胳膊,说道,“我想起来我们今天还订了世纪广场的电影票啊哈哈,是不是马上开播了,我们快走吧!”

“啊…”原田闻言一愣,糊声应了一句,还没说什么,便被永仓抓着胳膊拖出了大门。
“我们先走一步!!!!”

千鹤回过神来的时候,永仓和原田二人已经双双不见人影,徒留藤堂在原地跳脚道:“什么电影?糊弄人的吧?!!!”

【斋藤一】

虽然没能逮住永仓,但就此罢手是不可能了。

该说不愧是冲田吗,随便送一个礼物也要掀起一场风波。

不过大家戴上猫爪的样子……想想居然有点期待。

于是,在藤堂的强烈要求和千鹤的半推半就下,“猫爪行动”正式开始实施。

首当其冲果然是还在房子里的斋藤和冲田了。

忽然,厨房的方向传来“滴”的一声清响,藤堂和千鹤二人对视一眼,向厨房走去。

藤堂将双手背在身后,藏住了两只猫爪手套。两人走进厨房,正巧看到斋藤围着围裙,戴着防烫手套,从烤炉里面端出来一个不成形状的,疑似蛋糕的酱色不明物。从厨房里弥漫的气味看来,大概是黑巧和咖啡粉的混合物。

“……”斋藤看到端出来的成品不由一愣,又发现有两个人进来厨房,想必也看到了自己做的不明物,一时间脸上居然有些发烫,“……你们要用厨房吗?”

“呃……没……”千鹤闻言又是一呆,下意识道。

“虽然我们只是听到动静才过来看一眼……”藤堂面带难色,看着那一团酱色的东西,艰难道,“……这是什么东西……?”

“……”斋藤抿了抿嘴,偏开视线,淡淡答道,“蛋糕。”

“呃……”

“说起来,”千鹤见气氛变得诡异起来,赶忙道,“斋藤桑怎么突然想起来做蛋糕?”说着,也走到斋藤旁边帮忙收拾起来。

“谢谢……”斋藤道了谢,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偶然看到一个熊猫蛋糕的做法,就想着能不能做一个兔子蛋糕……不过不知为何形状总是定不下来……”

千鹤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斋藤的“成品”和旁边摊开的杂志的美食栏目,尴尬笑道:“确实,如果不是专业的书是不会写这么详细的呢。我们用慕斯再做一次,放冰箱定型怎么样?”

“……拜托了。”

两小时后……

“……好了!”千鹤把半成品放入冰箱,关上冰箱门,拍了拍手,笑道,“过七八个小时我们再来看吧!”

“诶?七八个小时之后,岂不是凌晨?”藤堂愣了愣,问道。

“啊……那我们明天早上再来看吧,多放一会儿也没关系。”

斋藤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多谢。”

“没事没事……”千鹤摆了摆手,有些手忙脚乱。

“如果真要感谢的话!”藤堂见缝插针,不知从何处拿出了那一副猫爪手套,“不如戴上这个看看吧!”

“……”斋藤看到那一双粉嫩的猫爪,一时间有些无言,半晌,才艰难道,“如果一定要的话……”

“呃…”千鹤想说的不要勉强还没出口,便被藤堂捂住了嘴,一双手套不由分说地被塞过去,然后……

斋藤戴上了猫爪手套≥3≤

“……呐,千鹤,我感觉我仿佛能看到他身后隐形的猫尾……”

“……是的……”

“……我可以摘下来了吗?”

“等下!我可以拍照吗?!”

“……”斋藤摘下了手套。

【冲田总司】【雪村千鹤】

成功让斋藤戴上了猫爪手套之后,藤堂可以说是踌躇满志地握了握拳,向千鹤说道:“很好,就按照这个惯性让大家都戴上猫爪手套吧!!!”

“是!”千鹤应了一声,想了想,又道,“那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冲田桑?”

“唔这个嘛……”

说到冲田,藤堂就像被淋了一盆冷水,忽然之间也有些心虚。

“说起来,这副……”

“怎么了?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背后偷偷议论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冲田真是把这一优良作风发挥到了极致。可能是因为藤堂和千鹤二人有些微妙的做贼心虚的心理,一时间竟感觉这声音带了幽灵的特效,一阵寒意蔓延到脊柱,两人不由得双双打了个寒颤。

“啊哈哈,是总司啊,你不是在房间嘛,怎么突然出来了?”藤堂一个闪身就站到了千鹤前面,背后的双手拿着手套抖了抖,千鹤会意暗中接过。

“哼嗯?说得好像没事我就不能出来一样。”冲田抱臂倚着墙壁,身上还穿着家居服。

“呃…”藤堂闻言一愣,抬手抓了抓脑袋,才说道,“那是因为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去啊!”

“诶?难道你今天在我屋子外面守了一整天吗?好差劲!”

“哈?那怎么可能?”

“那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一整天没有出去?”

“……”藤堂闻言不由一梗,思来想去也完全没有发现什么逻辑问题。完全被绕住的单纯生物抓耳挠腮,几秒之后他揪着鬓发发出了一声大叫:“啊啊啊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一整天呆在屋里的!反正你就是一整天都没有出去对不对!!!”

“嘛……”冲田颇为好心道,“似乎是呢~”

“???????”藤堂。

“噗…”冲田见状有些喷笑,不过马上捂嘴忍住,随意地绕过藤堂向楼下走去,“屋里水壶没水了,我下来喝杯水。”

在冲田擦身而过的瞬间,千鹤一个旋身把手套藏在了背后。见冲田似乎没有发现的样子松了一大口气。

“啊咧?千鹤你已经收到了吗?礼物~”忽然冲田的声音又传了上来。

千鹤顿觉大事不妙,这才想起来快递包装还丢在沙发前的小桌上,真是太大意了。

“啊,是的!”千鹤赶忙应了一声,又急急忙忙跑下楼,道了声歉就把桌上的包装收起来丢在垃圾桶里面,完全没有注意到藤堂喊了她一声。于是等她倒完垃圾回来,便看到冲田正把玩着那一副手套。

“诶?”千鹤不由一愣,问道,“它怎么会在你那里?”

“嗯?你说手套吗?”冲田闻言无辜地看向千鹤,“这不是你刚才放在桌子上的吗?”

“……诶?”除了一个疑问感叹词,千鹤一时间也想不出应该作何反应。

“手套很可爱吧?你试过了吗?过来戴一下嘛!”

“啊,好的……”

“喂,千鹤……”

于是藤堂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地看到千鹤不知不觉自己戴上了手套。

可能这就是套路和反套路吧……只能说,玩儿套路,还是冲田是行家。

所幸千鹤很快反应过来,摘下手套,看着冲田道:“那个……其实,冲田桑不试一试吗!”

“诶,我吗?”冲田闻言笑了笑,从善如流道,“好啊!”

“诶?”

“嗯?怎么了?”

“啊,没什么……没想到你这么干脆就答应了啊……”

藤堂见冲田戴上手套,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不由吐槽道:“等下啊,你不会本来就是自己想要又不好意思自己买才……”

“那怎么可能嘛!”冲田无辜道。

“……那你干嘛打断我说话。”藤堂= =。

风间千景:叼玫瑰花什么的……谁会干这种蠢事?……………………Well, do you like it?

换装play可还行?(手动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