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菇凉

换装play可还行?(手动滑稽)

今天是萌萌哒原田先生~

今天是被原田先生投喂的女人⁄(⁄ ⁄•⁄ω⁄•⁄ ⁄)⁄

今天是抱到了原田先生的女人!!!TAT

今日份薄樱~其实我发现我最喜欢第二张黑白的_(:з」∠)_

顿悟水彩的正确打开方式!!!表白千景!!!!

我怕是一个魔鬼🙄

强行上色😂

ps.水彩真的难画……

世界的尽头


第八章

光明和黑暗,并非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而是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一旦感受到了这一点,便明白安宁和纷争不过是一个选择题,安宁不是升华,纷争也不意味着堕落。
我来到了久违的教会,站在大堂之外竟然有些难以言说的失落和空旷,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奶奶再也不会从那个大门走出来。
“好久不见了呢。”一道说不上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主教大人。”我侧头便看到一个身穿主教服装的人,紫色的头发和完美的容颜让我有些微的熟悉,但我终究叫不上名来了。
“拉普,”卡斯托鲁从拉普拉多鲁身后走来,打量了我几眼,转而对他说道,“你认识的人吗?”
“嗯,以前经常看到。”拉普拉多鲁笑道。
卡斯托鲁闻言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他打量的目光似乎有些寒意,令人不太舒适,我不由有些皱眉。
拉普拉多鲁见状和卡斯托鲁对了一下视线,又笑着打圆场,向我问道:“已经过去几年了呢,怎么突然想到回到这边?”
“……机缘巧合吧,”我默了默才回道,“我也没想到还会回到这里。”
“已经找好住处了吗?”拉普拉多鲁忽然想到什么,邀请道,“如果还没有的话,不如就在教会小住两天如何?”
“诶?”闻言我不由愣了一下。
“没错没错~”卡斯托鲁凑过来也附和道,“气氛活跃和谐,环境优雅怡人~巴尔斯布鲁克教会~您休闲旅行落脚之处的不二之选~”
拉普拉多鲁脸上的笑容明显一滞,但马上调整过来露出开朗和平的笑容,甚至用力点了点头。
“……”我有些心情复杂地环顾了一下周围,果然没什么人经过……应该说我刚来的时候选的位置太好了吗……
“怎么样?决定好了吗?”卡斯托鲁推了推略略反光的眼镜,笑问道。
“……那真是帮大忙了,”我犹疑了一下,还是回道,“我明天就离开了也没关系吗?”
“没事~”
“那承蒙照顾了。”我微微鞠了一躬,说道。
是夜,我被安排到了一个十分宽敞又空旷的房间,月光透过窗间浮在空中、洒在地上。
我走出房间,驻足在门口的走廊,竟还是更喜欢长长的走廊。坐在边缘的扶手上,可以看到教会高高的围墙,和一两个教会外的建筑的顶端。
这里的位置比较偏,无法看到大广场正中的喷泉,不过倒是还看得到远处的人工河流环行而去。水面忽明忽暗,看不清楚,但是水流的声音却十分清晰地传入了耳中。
不知望着远处发了多久的呆,忽然我感到一个视线从上方看来,一下子便抬起头来,突兀看向空空如也的廊顶外侧,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有任何身影,也并没有任何留存的气息。
倒是廊顶远处忽地一声细微的响动,便见一只黑猫徐徐走来,在我几米外竖起尾巴,谨慎地观察起我来。
欲盖弥彰。
本来我还觉得会不会是自己出现了错觉,现在我却确定我确实在被监视着,并且我确定监视者还在上面。
是谁?为什么会盯着我呢?我垂眸淡淡思索着,却看见那黑猫不知何时踱步到了我的脚边,一个跃步便跳到了我膝盖上面稳稳地坐着。楼上似有一些细小的动静,但还不待我看去,黑猫无辜又冷漠地“喵”了一声,舔了舔爪子,便一跃攀上了楼上的走廊边缘,去了楼上了。
……虽然我没打算去把监视者抓出来,但是就这样让他跑了,还是感觉有些不愉快啊。
我敛了敛目光,又重新看向空中皎白的明月。
即使是纯净的教会,一直以来潜伏的黑暗也终于涌动起来了。


世界的尽头

第七章


黑鹰中似乎有些什么我无从得知的秘密,让我对他们的交流有些费解。
“阿亚桑,又在一个人思考有趣的事情了吧,”休加懒散地靠着椅背,调笑道,“真是太坏了啊~泰德克莱恩因为吃到苦头了吧。然后,接下来怎么做?”
“接下来我自有打算。”阿亚纳米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声线似乎也带了些笑意。
我勉强打起精神,闻言有些茫然地左右看了看,可惜除了阿亚纳米和休加显然很精神的样子,即使是柯纳兹和哈鲁塞也是一副勉力支持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问问现在行动是否已经开始了。
……总感觉自己这个队员很不合格。
休加见状似乎心情很好地笑了笑,但是什么都没有解释,我也就没有再问。
次日,大概是路上的对接工作已经交代好了,哈鲁塞和黑百合便要提前出发,大概是教会有人接应。
正当我思考帝国势力难道已经深入第七区的教会的时候,阿亚纳米忽然说道:“帕拉斯,你也去。”
“诶?”我下意识一怔,回道,“是。那我的任务是?”
阿亚纳米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甚至闭了闭眼,休加则颇为感叹地“欸~”了一声。最终还是阿亚纳米说道:“与你的第七区做个了断。黑鹰只忠于帝国。”
我闻言马上立正行了一礼,正色道:“是!”
于是我跟随黑百合和哈鲁塞来到了第六区——驾驶着战斗机进入第七区很可能打草惊蛇,于是我们决定在第六区降落,再乘车进入第七区。彼时恰好有许多人去往第七区,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最近是主教考试的准备期间,再过不久就要开始考试了,各地的考生都陆续涌入第七区教会提前准备。
黑百合和哈鲁塞也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两套教会服装和受验证明,两人也加入了主教考试考生的人群中。不得不说,即使是白色的象征圣洁的衣服,也遮不住他们身上的血腥味,不过低调一点的话,乍一看上去仿佛还真的能隐藏在这片人海之中了。
那以后我们便分头行动了,他们没有告诉我具体的任务,我也没有说明具体的去向,不过总之,事情结束之后回到第六区就可以了。
如果说我在第七区还有什么羁绊,那大概就是奶奶的墓地了。
奶奶是教会忠诚的信徒,不过她并没有可以葬入教会的殊荣,最终也只是在城市的边缘埋骨罢了。
我买了一束花,来到了奶奶的墓地,望着碑上的刻字,不由有些愣愣地出神。
那并非什么厚重的石碑,还是我去了郊外山林找了一块不大不小的岩石,搬回去拜托镇里的石匠打磨出来的。奶奶生前人缘说不上好,大家都是点头之交,除了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死亡难免产生的一点兔死狐悲的心情,便没有更多的感叹。
有人劝我说可以带着奶奶的遗体拜托教会安葬,不过我没有去做这样的事情。想必奶奶若是健在,也不会去麻烦他人,何况是教会的人。
奶奶她……一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连过世也是。
在沉眠中死去,未尝不是一种安宁。可惜,我连她最后和我说的话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她平时说的最多的——
“你要铭记主的恩泽。”
我从不知道所谓主是什么,也不认为我有什么是拜他所赐。
如果真的有无所不能的主,在他眼中我们是什么呢?我们算什么呢?
我们所惧怕的疾病,对他无足轻重;我们所期待的幸福,对他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论人们所求为何,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利小惠的施与。
人们不会甘愿仰视他人,却一直仰视着这个存在。
人们不会甘愿受控于人,却一直扮演着他乖顺的羔羊。
…………我突然有些不明白自己这种思想的起源,仿佛我已经确定他的存在和冷眼旁观了一样。
但有一点我明白,人与人也好,人与神也好,如果双方不能相对平等地互利互惠,必定有一方会慢慢沦为玩物,或者宠物。
……
我缓缓吐了一口气,把花束放在了奶奶的墓前。
“然而这样的我,是否太过于傲慢了呢……”

那个人……(无责任脑补)

    当泰德从时空的书柜出来的时候,他为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本应该井井有条的房间混乱不堪——衣柜是敞开的,军服胡乱丢在了桌子和椅背,窗户也仿佛许久不擦,不复当初的透亮。
    ——母亲大人出事了!
    这个想法在脑海之中闪现,泰德惊慌不已,几乎是跌跌撞撞跑遍了家中,才发现在阳台洗衣服的母亲大人。
    “呼……”泰德松了一口气,正要过去,不料母亲大人率先看到了他,看他要过来,抱怨道,“阳台你也要用了吗?”说着便要抱着水盆离开似的。
    “啊没有没有!”泰德慌忙摆手解释道,“我就是过来看看……”
    “这样啊……”母亲见状感觉有些奇怪。
    “那个……”泰德有些奇怪自己房间的混乱,不过也归咎于大概是哪个吃了狗胆的强盗来了一次入室抢劫,一时也不知要说什么。然而他没有茫然太久,余光之中他仿佛在走廊的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穿着军服的样子,不由一怔。
    “镜中人”也不由一怔,随即勾起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了原地。
    泰德再迟钝也发现了不对劲,一个怔愣之后拔腿就跑了过去。
    “……奇怪,跑到哪里去了……”
    决不能给家里添麻烦。这样想着,要把那个冒牌货揪出来的信念也就更加坚定了。
    “喂,你,”熟悉的嗓音似乎从身后响起,泰德一个转身便召起了空咒围绕在周身,目光如炬看向那个人。
    “你是什么人?!”
    “难得吾能现身在此,汝竟然认不出么……”
    这个嗓音无疑是自己的嗓音,这个雍容的语调也时时响起在心中,看着眼前人与自己如出一辙的容貌,答案已经浮现在脑海——
    “你难道是……米卡尔之瞳?!!!”
   

————————————

原谅我编不出来了啊QAQ其实只是做的一个梦,本来也忘得差不多了,还要写出来……在下面写两个要点可还行?

1.时空旅行是接受了一个委托,调查墓地闹鬼谣言的真相。(其实回到了事情发生前后,就发现没什么特殊的现象和人,所谓闹鬼,其实是事情的前后发展破碎得不成样子,然后将零星的事实加以大量的脑补而流传下来的)

2.米卡尔之瞳似乎意外地不是很有审美的家伙。喜欢军装(尤顶着泰德的脸),和泰德的女装(但是他从来不会自己这样穿)。某一次泰德穿着红色的衣装,米卡尔强烈要求他穿上风纱,还是绿色的……泰德发现这两个颜色叠加起来,看上去仿佛是土(shi)黄色便严词拒绝了,米卡尔遗憾不已。

3.米卡尔是一个领地意识很强的人,不喜欢别人进入自己的屋子,然而自己又不是一个会收拾房间的人,一度把房间弄得一团糟。后来“勉为其难地”准许泰德进入他的房间(其实本来是泰德的房间)打扫整理。

4.在母亲面前,米卡尔和泰德往往只会出现一个人。

5.其实米卡尔不是很喜欢和泰德并肩而行——他更喜欢照镜子。

6.不过米卡尔和泰德也一起出去过,比如去美食街……

7.大家有什么脑补,欢迎补充哇=w=